《财经智库》杭州金融科技报告丨王忠民:杭州数字金融的故事

  • 时间:
  • 浏览:84

  本文是《财经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迈向数字经济的杭州金融科技》前言。杭州是金融科技产业高地,致力于打造国际金融科技中心和“数字经济第一城”,拥有阿里巴巴、蚂蚁金服、恒生电子、海康威视、新华三等著名金融科技企业,凭借丰富的金融科技体验、良好的数字经济基础和浓郁的创新创业氛围,发展成为中国著名的金融科技城市。基于杭州金融科技发展现状,《财经智库》成立了课题组,由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为课题组组长,对杭州展开了高密度调研,走访了五十多家企业和协会,召开了多次内部研讨会,并撰写出《迈向数字经济的杭州金融科技》研究报告。报告详细分析了杭州的先行经验和未来挑战,亦为全国各地发展金融科技提供了重要参考。

  

  王忠民/文

  杭州,一个得天独厚、得民营经济独厚、得数字经济和金融科技独厚的城市。人们都想解开杭州数字经济和金融科技快速发展之缘,更想求解这座城市的未来进阶和升华逻辑。本课题的目标正在于此。

  在杭州市金融工作办公室的支持下,由《财经智库》组织全国金融科技方面的专家,历时一年,先后组织专家调研5次,走访50余家机构,参与调研的专家学者30余人,在京举办4次内部研讨会以及“2018杭州湾论坛”研究报告预发布。通过深入、扎实、客观而理性的分析,形成了《迈向数字经济的杭州金融科技》研究报告。作为前言,本文希望通过杭州数字金融的发展故事总结出一些时代特征来,供大家参考。

  一、开源(open source code)的基因

  钱塘永流不息之江水,滋养了杭州这片土地,孕育了西湖的灵性之魂,使杭州成为特有的开源性地理水文和人文城市。而发达的民营经济所培养的企业家精神构筑了杭州经济的源头活水,在改革开放后生生不息、蓬勃迭起。

  数字经济时代不可或缺的开源基因,使得杭州捕捉到电子商务这一数字化时代深厚的应用场景,继而勇往直前地向移动支付、云服务基础设施、金融信用芝麻式累积和多维度应用,及至数字之城的构建和落地。所有这些的根本是开源的基因:对新事物、新逻辑、新趋势的开源性,先学先用;对新成长中的一切要素竞合式开源,形成平台乃至生态级公司;对新需求是赋能式开源;对新供给的中小企业是链接式和加速成长式开源。

  在第一波互联网成就的场景中,杭州的阿里巴巴落脚于数字化电商领域。开源的重要性,不只在于从境外学到了数字化电商逻辑和场景,更在于对内的开源式发展。

  首先,对中国最具数字化活力的“C”,开源数字化生活,提供最好的场景体验,最优的价格交易,最深厚的信用积累,最多的商品数字化供给。

  其次,对民营企业的开源,“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使他们进入数字化生产运行和营销。而这又使阿里成为2C和2MB(M是market字首,MB为市场化企业)的平台性公司。

  开源在软件系统中是将自己的源代码,对新进入者和应用者开放,甚至免费开放,从而使自身软件成为平台,又有不断的新应用被迅速开发出来,且新开发者无需艰苦开发源代码、无需大量工程开发软件、无需硬件的大额投资持有。而这在杭州数字化产业成长中发挥的作用,正是快速成长和拓展基因裂变之根本。

  开源在云服务基础设施方面十分重要,当对数字化电商场景进行数字化建构之后,从去IT时代的IOE(I为IBM的硬件,O为Oracle数据库软件,E为EMC的存储)启始,代之以互联网、数字化的云服务基础设施,把数字化时代的硬件、软件、存储、搜索、整合等供给都云服务化,不仅使电商场景的后台服务全部数字化、效率高、竞争性强(11月11日狂购的云服务例证),而且构建了自身最有竞争力的云服务基础设施平台。进而将云服务对全市场开源,使自身的边际成本获取无限趋向免费服务的竞争优势,也使自身服务的边际收益持续提高。今天开源的阿里云已成为全球三大云基础设施之一,已是中国云服务的翘楚。

  杭州的开源还在于政府在数字产业和数字城市中的开源行为。杭州最先将城市公共数据和服务开源给数字支付,减少了服务成本,促进了普惠的实现。最初,源于杭州的“最多跑一次”是行政审批数字化的充分展现。最有意义的是,“城市大脑”源自杭州城市多方面数据对智能云服务的开源,才能将数据孤岛打通,将数字服务整合形成新应用。最具深度的是,杭州司法区块链的应用,让数字司法发挥功能,居然使得知识产权纠纷调撤率超九成。

  开源的思想来源于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杭州江、湖、河、溪,处处有水,天然开源。开源的逻辑来自市场行为,利他是最大最好的利己,满足需求才能成就供给,赋能是最好的拓展。杭州有民企精神和生态的开源,践行市场开源的逻辑。开源是数字经济的基因,得此基因可适时乃发、快速成长、赋能链接、普惠万方。

  在开源的基因和逻辑中,杭州仍有进一步拓升的维度空间。

  一是2B目前还局限在中小微层面,如果把2B拓展到传统产业改造和大型B端,特别是制造业的服务升级之中,那将使数字化传导率、渗透率大幅提升。二是如果能将2B的数字化和服务推进到更多的金融产品、市场和机构端的话,那将打开金融系统的传统路径依赖,形成金融供给侧改革的巨大推动力。三是在以数字支付之后,如果能将数字信用逻辑应用到更多的社会、企业和自然人,那将爆发出巨大的效能。比如在数字支付后,推出数字结算和清算、数字托管、数字资产、数字黄金等等。

  二、天光云影共徘徊

  西湖胜景三潭映月印制在人民币壹元背景面。一元伊始的现实社会和经济如何像三潭映月一样动态呈现。有心人细数过,三潭多孔在明月之夜,可在湖面映出36个月亮。

  4月29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浙江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浙江省经济和信息化厅在杭州发布“F根服务器浙江镜像节点”,这无疑是杭州乃至中国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的大事。全球有13个根服务器,2002年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联合根服务器机构,在全球范围内与当地托管机构合作建设的根镜像服务器,就是把根服务器中的域名和IP信息全部复制过来。这个复制的镜像数字地址还是以湖中映月的逻辑来推广数字基础设施。

  数字的商业逻辑,首先是行为数字的完备和衍生逻辑的算法最优和多维呈现。若不完备,首发的数字化商业场景就难爆款、流量充盈、市占率持续和粘度性强,甚至没有完备的数字链,连有价值的SaaS测试都完不成bug的发现和纠正。最好的佐证就是,杭州民营企业自主和丰富的数字化场景,让2B的云服务得以快速和有效的成长。在中国2C的数字化场景的游戏、电商、社交和搜索中的应用,必定得益于中国“C”的市场行为和规模的大爆发。

  在杭州,当电子商务的后台服务遇上云服务基础设施平台的崛起,就是在去IOE的同时,演化出了数字化时代的SaaS、PaaS、IaaS、BaaS(Blockchain as a service)及至AIaaS(AI as a service)的数字基础设施云化服务。这样,不仅自己的电商得到了强有力的数字云服务而大放异彩,而且形成了有竞争力的云基础设施平台,进而服务于金融大小场景,服务于城市大脑等其他业务线,还能延展到杭州之外的其他地区和数字化场景,获得更多其他业务和外部共享数据。数据云基础设施的竞争力,还吸引了大量海外人才倾力加入,说明了云服务已达国际竞争力水平。匹配于所有数字化的公司都是轻资产架构,云到端的数字基础设施服务,强化了这一生态链上的每一点都是一个产业基因。一个APP就是一个公司,且可以微小走向巨无霸,就是一个产业。一条算法就是一类新业务、一种竞争力、一个新世界。这种数字化产业的逻辑似乎比三潭映出的月亮还要多、还要圆。真有一沙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的数字画面感的呈现。

  当云服务基础设施用于她服务的所有业务场景,而大获成功时,她自身云服务的边际效应就已呈现出趋近于零的逻辑。这时就可以让新思维、新创意、新创造、新逻辑、新幻想在思想和行为的全时空加速器上迸发出种子、新芽并茁壮成长,并且可以不收取费用,让云服务的边际也无限扩张。新公司无需创设源码,无需购置硬件设备,甚至无需办公场所,就可在加速器上低成本创业。惟其包容,才有其大。当新创造、新物种、新替代在云平台加速器内成就时,云平台公司的基业就可常青了,就不会被另一个全异的新逻辑替代和消弥。惟其不收费,才令创新创业的投资、试错、时间和机会成本最低。惟其在云服务平台中相关联的数字化成长,才让平台和创新者可在共享未来中分享利润,可在产业应用最好时估值和收购,才可以彼此厚德载物。

  云服务基础设施还可将自身强大的数字服务切入传统制造业,切入金融业的产品、市场、交易、信用、风险估值和价值化实现。更为深度的是,还可为产业互联网、物联网提供充分必要的服务而加速实现。美国的Facebook,正在以其云服务链接而积极推出基于加密货币的支付系统(Project Libra)。这是目前最主要的数字货币应用,并且是在比特币失败的地方求取成功,即运用一揽子主要国家信用币为稳定币(Stable Coin),通过银行账户中持有一定数量的美元、欧元或其他国家货币来保证代币的价值。德国的工业4.0,正是把数字化云服务链接到德国制造中去,而这些恰是我们云服务的短板。

  说到加速器,微软、亚马逊的加速器已经遍布中国和世界,这正是基于他们的云服务基础设施开疆拓域出来的。近日,全球最大的科技投资创业加速器Plug and Play宣布,其长三角区域总部正式落地张江科学城。而杭州乃至我国自主云服务加速器的弱供给格局,无疑限制了我国数字化创新的步伐、速度和效率。

  这里还要提示的是,微软当年在IT时代以闭源的PC操作系统Windows和Office直冲6000多亿美元市值。后来在智能手机突起的开源操作系统冲击下,微软市值跌至3000亿美元。然后微软把他的云服务全部开源,为全球市场上的C端B端提供服务,乃至形成有竞争力的加速器,把自己的云服务基础设施也提升为前列,特别是在2B的云服务上获得重大突破,盈利模式效能显现,市值又直奔万亿美元而去。值得关注的是,微软加速器不仅在中国一线城市已布局完成,正在向二线城市落户。

  三、奔向数字生态的姿势

  一切皆数字,是时代奔向数字生态的论断。

  瑞?达利欧(Ray Dalio)告诉我们,进化是生态体系中最强大的力量,是唯一永恒的东西,是一切的驱动力。从最小的亚原子粒子到整个银河系,一切都在进化。尽管所有东西似乎都会死亡或者消失,但其真相是他们只是以进化的形式重组了。就像能量是不能被摧毁的,只能改变其形态。所以同样的东西一直在不断分裂又以不同的形式重组,其背后的力量就是进化。

  以数字化生态系统来透视公司的组织形态,无论是工业化时代的垄断性产业组织(不管是完全垄断、寡头垄断还是垄断竞争),还是信息化和互联网时代的平台公司,都不能摆脱规模大、产业集中度高、市场占有率多之后,所形成的垄断导致进化功能的衰亡,新基因不能在其内部生存或重生,新逻辑不能阻力最小而成长为主业务、主板块去替代旧业务和旧板块。就算是互联网时代的巨型平台公司,因其闭源,而最终老去又难以善终。硬件平台公司,如不提供开源式存储和算力,那将因低效率而渐行渐远的退出产业生态。软件平台公司,如不在架构和算法上提供开源式服务,那将一事难成。就连微软,如不把云服务痛改前非地变为全场景开源式,亦无法挽回闭源PC操作系统的颓势。

  凡是过去,皆为序章。今天在数字生态里,内生动力永不停歇地裂变,更新则生生不息,迭代瞬间即至。只有生态式生存才可历久常新。

  无我是生态型公司的基因,恰似厚德载物,空生妙有。供给为了需求,与竞争者同态为伍,在赋能对方中壮大自己,而至永生。这就是数字开源会内生出生态组织型公司的“源”因。这就是一个可以鬼使神差将一切化为云服务的公司,就可构筑一个边际成本为零的数字基础设施,并且常常提供免费服务而只求共享数据。这也就是数字创新创业加速器为什么可以为创新添上天使的翅膀而自由飞翔。

  杭州走在数字生态组织构建的快车道上。在人才队伍上,以“新四军”为源流,不断扩充流量和质量,乃至全球人才流入已成气候。天使投资、种子投资、风险投资和募股投资等股权直接投资生态是杭州数字经济和金融科技得以风生水起的重要支撑。当年若非境内外美元早期投资的流入,创业资本奇缺就难以克服。若非大量人民币基金和头部公司产业链式投资勃兴,就不会有今天大量数字类公司的涌现。在资本端借助全球生态体系得以成长的证券市场IPO和再融资乃至并购,是克服杭州没有证券市场的约束,走出的一条全球化优美姿态。

  我们再从股权及其治理生态体系来解构杭州。龙头公司和基金在专业开发区和小镇的专业服务生态下,以直接投资参股到其他新生数字化公司中去,并以并购、重组的形式延展新业态。头部公司还持续不断地进行业务重组和整合,保持内部结构持续优化和成长。当年蚂蚁金服从阿里巴巴分出,阿里云在内部不断优化整合后独立为第三方服务都是这方面的例子。随着资本投资的流动,股东、董事、关键人才、团队等也在生态体系内流变,构成资本、治理和团队的三维一体生态。

  最有深度的是,杭州数字化生态体系中,折叠式的治理生态模式发挥着重大,且积极的作用。这就是以合伙持股平台公司去实际控制被投公司,并且在股权治理中,以同股不同权(AB股投票权差异)的公司制度来保证公司快速成长对资本的大量需求,以及创始人始终把控公司的方向和价值。

  基础研究的生态供给,在杭州已有了诸多研究机构和大学兴起。应用研究在头部公司已是重大布局。这些都构成了数字化研发生态在杭州的落地和运行。相比于美日等发达经济体,我们这种生态系统尚为幼小和薄弱。相比于国内的北京、深圳和上海,仍然有不小差距。

  在数字生态的姿态和逻辑中,我们特别看重,沙盒这个必不可少、自下而上、底层内生的微生态系统。这个微生态系统目前尚处在概念、逻辑和建议的姿态中,没有真正的落地和作为。我们强调三点,一是沙盒模式在英国、新加坡和美国都有落地和成熟应用,对数字经济和金融科技创新有着促进和加速的积极作用。二是沙盒模式所基于的数字化技术已经成熟,特别是云基础设施、数字云储、5G快搜和识别验证等,都可保证沙盒的技术供给和迭代。三是基于区块链接的自下而上的价值记录、交易和配置已快速落地应用之中,并且在全球和国内不同地区都十分重视和竞争推进,杭州应该、可以、必须在这方面有所作为。

  当我们以数字生态逻辑和姿态解析杭州时,我们还深刻地发现,“信用”这个金融生态休系中最根本的“源”因,在下面两个方面仍然是构建新生态体系的基石。第一,当杭州在全力营造金融科技大本营时,一切以信用价值发现、应用的技术、商业逻辑都是正本和源头,比如从余额宝到支付宝,再到货币市场基金和信贷全场景。第二,所有以技术和金融科技之名,行信用之虚假时,都会玷污这个生态体系,破坏这个生态体系,比如P2P的浑水摸鱼、乱中获利及至臭名昭著。

  以数字生态逻辑来观察当今世界,我们不难看到目前的全球市值排行榜前十的公司无不深谙此道,从微软、谷歌、苹果到我们的阿里和腾讯。而过去市值排行榜上的互联网和TMT公司,如果错失数字化生态转型,则必然滑坡落后。一言以蔽之,是做公司的逻辑彻底变了。

  本报告,共计八个章节,约14万字,深入分析了全球金融科技的发展大趋势与杭州金融科技发展的战略定位,以数字经济的跃升之路、以应用创新与平台构建、以金融创新与风险防范、以金融科技的商业之道、以金融科技公司的融资与估值、以金融科技的智力支撑、以金融科技的挑战与对策等为主题,详尽解读了杭州数字经济的发展历程和金融科技的成长逻辑,给出了未来走向更深远发展的建议和措施。

  本前言从三个维度启首,及至全文,切切恳恳,引君入胜,务求通达。

  (作者为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学术委员会主席)

  

猜你喜欢